彩票3d有什么技巧 |  促進會動態 | 理事展示 | 大型專題 | 活動展示 | 獨家訪談 | 入會指南 | 企業家心語 | 宏觀閱讀 | 專家論道 | 經濟新聞 | 環渤海財經
    在現實生活中,你和誰在一起的確很重要,甚至能改變你生活的軌跡,決定你的人生成...[詳細]
與狼成狼,與豬成豬!
    中國是一個愛吃的國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談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產生的...[詳細]
請客吃飯,不懂這些等于白請!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他們也許貌不驚人,也許才不出眾,卻在無形中有著一股別樣...[詳細]
讓人舒服,是頂級的人格魅力
    從古至今,雞蛋始終都是人們餐桌上的???,幾乎每天都離不開它。不過,雖然吃了好...[詳細]
早晨吃雞蛋對身體是好還是壞?萬萬沒想到!
    一個不懂得為親人讓步,為朋友讓步,為愛人讓步,合作伙伴讓步的人,是缺乏胸襟的...[詳細]
讓步
 
瘋狂炒鞋圈:鞋販偽造十億存款半年圈錢六百萬
來源:新京報 更新時間:2019/12/18 15:26:19   
>> 相關新聞鏈接
·養豬產業突圍:散戶收下政府補貼迅速抽身 ·京津冀三地將聯手促“區塊鏈+”在建筑行業生根
·生鮮電商迎來新一輪洗牌 “燒錢”搶單恐難持久 ·不斷走紅的二手經濟:優惠實用、節能環保
·產品被抄襲 維權一個半月花費15000元 ·豬肉價格為何連續快速上漲?
·中國的“會展之窗”越來越敞亮 ·外賣“養老餐”離滿足需求有多遠?
·抓娃娃機、按摩椅……“等待經濟”成城市消費新 ·5家北京企業科創板鳴鑼 為何他們能捷足先登

瘋狂炒鞋圈:鞋販偽造十億存款半年圈錢六百萬

原標題:瘋狂炒鞋圈:鞋販偽造十億存款半年圈錢六百萬

買家付錢訂“期鞋”,未收貨將按鞋款時價九折賠付;鞋販資金鏈斷裂,三十余名受害者資金打水漂

民警審訊“殷十億”。圖片均為警方供圖

“殷十億”造假的存款證明。

“殷十億”的炫富圖片。

“殷十億”在朋友圈發布的球鞋照片。

存款十億,蘭博基尼、勞斯萊斯各種豪車輪換開,銀行交易流水每天都在上百萬,酒吧里用四瓶價值8800元的香檳洗手。在炒鞋者秦岳(化名)眼里,號稱“殷十億”的鞋商殷浩(化名),是一個不差錢的富二代。

2019年三四月份,出于對殷浩的信任,秦岳向殷浩支付一百多萬元,用于訂購“期鞋”。殷浩承諾,他有海外進貨渠道,收到貨款后,三個月可以交貨,否則將按照鞋款時價的九折給予賠付。

炒鞋,指的是購鞋者通過轉賣球鞋賺取差價。秦岳本以為,他能通過“富商”殷浩拿到充足的貨源,并從中賺取豐厚的利潤,但他沒想到,“殷十億”這個名號,只不過是殷浩自我包裝的假象,殷浩根本沒有穩定的供貨渠道,也沒有能力賠付違約款。

幾個月后,秦岳付給殷浩的訂鞋款,血本無歸,連同他在內還有三十余名受害者,涉案資金六百多萬元。這筆錢,“殷十億”早已無力歸還。今年八月份,多名受害者報案后,殷浩因涉嫌詐騙罪,被江蘇丹徒警方刑拘。

近年來,炒鞋風潮盛行,以炒鞋為名的騙局也愈演愈烈。此案案發后,秦岳才發現,炒鞋是一條不歸路,“可怕的不是下一秒會不會變成被割的‘韭菜’,而是在魚龍混雜的炒鞋圈里,自己會不會淪為詐騙案的受害者?!?/P>

炒鞋圈的鞋商“殷十億”

2019年,炒鞋在國內盛行時,“殷十億”在圈內已經小有名氣。

這個外號,來源于他的朋友圈。他曾在朋友圈內曬出十億存款照片,以及銀行手機客戶端里,每天流水上百萬的視頻。

2018年末,27歲的秦岳加入炒鞋圈。今年三四月份,秦岳在一家買賣閑置物品的平臺上出售限量版球鞋時,認識了殷浩。在他眼里,殷浩所做的事“很瘋狂”,常常成為圈內的新聞。一家球鞋買賣平臺,掛出售價99999元的限量版球鞋,殷浩一次性拍下十雙,支付近百萬元;在幾十人的客戶微信群里,殷浩連續發兩萬元的紅包;發布球鞋清單時,殷浩會隨機抽取點贊的人,并發兩千元紅包。

諸如此類的行為,讓秦岳和其他炒鞋客戶相信,殷浩資本雄厚,是個不差錢的富二代。

基于對“殷十億”的信任,今年三四月份,秦岳一次性向殷浩支付了一百多萬元的訂貨款,用于購買“期鞋”。雙方約定,殷浩需要在收款三個月后發貨,否則將按照鞋款時價的九折給予賠付。

炒鞋,是當下最新的財富神話。一名二十歲的大學生,靠炒鞋月入四萬元,賺足了學費、生活費,實現經濟獨立;一位年輕小伙,將父母給的一百萬元買房首付款,全部投入炒鞋,經過一年不斷倒騰鞋之后,一百萬變成了五百萬元。這些都市神話,不斷引誘著人們關注這個現象,并投入其中。

秦岳提到,目前,炒鞋有兩種方式。一是購買現貨,囤積到市場價格上漲時再賣出;二是炒“期鞋”,在賣家表示有貨源的情況下,買家提前付全款購鞋,過一定期限后交貨。在此期間,若鞋價上漲,買家就可從中獲利。

通常情況下,“期鞋”由賣家從國外進貨,運輸到國內有十天到半個月左右的時間差。殷浩提出的期限是三個月,時間之長曾讓秦岳懷疑殷浩的供貨能力,但他并不擔心,因為他相信殷浩資金充實。即便殷浩沒有發貨,只要能賠付違約款,自己也能從中賺取差價。在秦岳看來,炒鞋說白了就是一種投資,“有幾個人是真的要這個鞋。只要他(殷浩)有錢,我就不怕?!?/P>

在此期間,秦岳曾見過殷浩兩次,對方開著豪車,穿著價值十多萬的鞋子,戴著三四十萬元的手表。殷浩曾帶他出入高檔會所,開價格8800元的紅酒。酒吧里,服務人員都稱呼他“殷公子”。

在秦岳眼里,“資本雄厚”的殷浩不會出問題。直到三個月期滿,秦岳傻眼了,殷浩既沒能力發貨,也無法賠付鞋款。殷浩最初的本金,不過兩三萬元,除了高檔消費是真實揮霍外,豪車都是租的,那些十億存款的照片和每天百萬的銀行流水視頻,都是他在網絡上找人做的假照片和假視頻。造假,為的就是營造有資本的假象,不斷吸引買家從他這里付款訂鞋。

營造假象實則“圈錢”

秦岳這才發現,自己并不是殷浩的合作伙伴,而是他的“獵物”。

連同他在內,被騙者一共達到三十多人。今年八月份,幾名受害者向江蘇省鎮江市丹徒區警方報案后,殷浩因涉嫌詐騙被抓。案發時,殷浩所欠的鞋款高達六百多萬元,早已無力賠付。

辦案民警魏彪,是第一次接觸大金額的炒鞋詐騙案件。經調查,警方發現,殷浩根本不是富二代,2018年底,因為沒有工作,殷浩便跟著母親做服裝生意,在網上售賣潮牌高仿服裝。接觸到限量版潮鞋后,他加入到炒鞋行業,開始在微信上買賣期鞋。

他會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所售期鞋的清單,并承諾有海外供貨渠道。36碼到42碼為一套,買家如果想要入手,需一次性訂購一套球鞋。殷浩承諾,買家付清全款后,三個月后可以拿到鞋子,否則他將按照球鞋的市面價格九折賠付。

“比如,一雙球鞋目前的價格是兩千元,三個月后,市面上球鞋交易平臺的價格已經漲到一萬元,殷浩要么給鞋,要么每雙鞋賠九千元?!泵窬罕虢饈退?。

為了在微信虛擬空間吸引更多買家,除了炫富制造有錢的假象外,殷浩還會在發布“期鞋”清單后,邀請好友點贊,并隨機抽取點贊用戶,發送千元紅包。

實際上,殷浩沒有穩定貨源,也沒有能力賠付違約款,他更像是在炒鞋行業里賭一把。如果到了期限,鞋價下跌,他便可以從中賺取差價。比如說,一雙鞋子訂購價是一萬元,三個月后,價格下跌到六千元,屆時,殷浩只需賠付對方5400元,這樣一來,他便可以從中賺取4600元。

但今年以來,限量版球鞋的價格一直上漲,殷浩便一直虧損。民警統計,從今年三月份到八月份,殷浩售出的鞋子,一雙至少要賠付五六千元以上。

由于資金出現問題,殷浩只能不斷吸引新的客戶。新客戶交錢訂鞋后,他再拿這筆錢賠付此前的違約款,以拆東墻補西墻的方式來保持經營能力。

雪球越滾越大。早在今年四月份,殷浩雇傭的客服便曾提醒他,按照現在的發貨量,這個月賠付的資金可能達到三百多萬,他卻安慰客服說:“不要怕,只要還有后面的客源來,我都有能力賠付?!?/P>

殷浩相信,鞋價肯定會跌,那時候他就能賺到錢,把虧空補上。但民警魏彪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民警魏彪提到,發展到最后,殷浩吸引的客戶的數量逐漸減少,這些客戶支付的訂貨款,遠遠不夠支付前期客戶違約款,拆了東墻,也無法補西墻。到案發時,很多客戶把違約款降到鞋款時價的五折,甚至本金的七折,也無法實現。

警方認為,殷浩沒有供貨能力卻在網上大肆宣傳,最終造成損失巨大,且沒有能力賠償,在明知沒有錢賠付的情況下,繼續發布“期鞋”信息吸引買家,行為已涉嫌詐騙。

瘋狂炒鞋圈

此案的受害群體,以95后為主。23歲的安杰(化名)是受害者中的一員,他從大三時開始炒鞋。安杰在殷浩處訂購期鞋時,正處于2019年的春季。他預想著夏季即將來臨,“椰子”球鞋清涼舒適,愛好者眾多,價格必定上漲,于是訂購了32雙。當時,殷浩放貨的價格,遠低于市場價。

除去個人判斷,炒鞋群體參考市場行情,多通過各類球鞋轉賣平臺上的數據,他們可以直觀地看到球鞋的漲幅和銷量,由此作為積蓄囤貨或者拋售的決策參考。目前,國內已經存在nice、毒、有貨、斗牛等多家互聯網球鞋轉賣平臺。以“毒”平臺為例,每雙球鞋的銷售頁面上,會出現“最近購買”,能看到這款球鞋此前的銷售量和銷售價格,點擊購買,也會顯示同款鞋不同鞋碼的不同價格。

2019年上旬,“nice”平臺推出的“閃購”模式,將炒鞋市場推向高潮。秦岳介紹,所謂“閃購”,是指將球鞋寄放在平臺倉庫處,用戶在平臺上可以只交易所有權而非實物,這讓炒鞋者在平臺上即時買賣球鞋成為可能。

此前央視報道曾詳細介紹,買家在平臺上購買球鞋后通過寄存,就可以實現再次出售,完成鞋不過手的交易,通過寄存+速達的閃購方式,實現多次頻繁交易,變成了證券交易的金融化操作。購買者買到鞋后,可以選擇不發貨、收貨,而是直接掛在平臺上售賣,通過操作一夜可漲跌數千元。

炒鞋,逐漸成為資本游戲,到這樣一個階段,球鞋實際就脫離了“穿”的功能,更像是一個金融產品或者一場“賭博”。

“閃購”的出現,也滋生出很多的微信“沖沖群”“掃貨群”。安杰這樣介紹“沖沖群”的運作模式,比如某款鞋市場單價是一千元,群主召集群友約定時間,把它全部買入,將價格抬升至兩千元后再銷售。之后,他們再將這批鞋子全部買空,再以三千元的價格上架。如此反復操作,消費者看到這款鞋子漲幅后,會陸續跟進購買。最終,“沖沖群”群員以一千元購買的鞋子,價格會快速升高,并被其他人陸續接盤。

整個過程,群員們只需向平臺繳納部分手續費。安杰提到,“沖沖群”的群員主要由職業鞋販、炒鞋愛好者組成。進群門檻很高,需要出示一定的資產證明,有的群要求群員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元的資產。

炒鞋,原本是局限于球鞋愛好者的小眾圈。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劉遠舉,曾在新京報發布評論文章提到,最初,炒鞋是籃球迷購買喜歡的球星的同款球鞋,球鞋收藏也只在小范圍的球圈里發展。后來,在明星、鞋廠饑餓營銷等的推動下,這個現象向更多人群擴散。有些人自己搶不到廠家發售的鞋子,就會高價向黃牛買,轉賣、投機由此產生。

隨后,更多資金進入,鞋的價格被抬高,但最終,在到達某一高點時,資本會獲利離場,鞋子價格一落千丈,最后接盤的人蒙受損失。

劉遠舉提到,類似炒鞋的行為并不罕見。普洱茶、名貴中藥材、名酒、核桃、藏獒,甚至大蔥、蒜都曾被“炒”過。但與以往的炒作不同的是,炒鞋被迅速地互聯網化、被金融化了。

2019年上半年,炒鞋牛市的出現,限量版球鞋價格的不斷上漲,炒鞋圈的財富神話不斷涌現。

伴隨炒鞋圈的瘋狂,類似的騙局也隨之出現。

劉遠舉提到,有國外知名球鞋“倒爺”分享自己的炒鞋經歷,他在Yeezy 750 Boost發售時,通過各個渠道買來一共127雙鞋子。隨著鞋子價格被炒高,高價賣出,兩天內獲利22.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50萬元。

銀行發聲提醒機構警惕炒鞋

這已經不是秦岳第一次被騙了。

在接觸殷浩之前,他曾花費了三十多萬元,在北京的一名販鞋商處訂購了一批球鞋,對方給了他一個國際物流單號,但最后他發現這批單號是假的,約定交貨的限期過后,對方既沒有發貨,也沒有賠付鞋款。

今年七八月,炒鞋圈頻繁出事。10月14日,一則道歉聲明在成都鞋圈大熱,一位小有名氣的“97后”鞋商因為炒鞋,導致資金鏈斷裂,欠下千萬貸款,在消失三個月后,他發出了道歉公告,說:“我是餅干,我是一個犯了錯的年輕人?!?/P>

來自江蘇的王虎(化名),今年3月在朋友推薦下,在一個劉姓微信好友處開始訂購“期鞋”。在支付了140多萬的鞋款后,對方僅退回了二十萬的本金和六十萬的貨物,剩余的六十多萬,再也沒了音信。他和其余幾十人選擇報案后,警方以“合同詐騙”立案,卻遲遲沒有傳來后續進展。

秦岳自嘲,27歲的他已經是炒鞋圈的大齡鞋販,更多的炒鞋者是“95后”的年輕人,其中多數是大學生甚至高中生。一旦上游鞋商出現問題,學生難以承受炒鞋失敗的后果。他印象最深的是,微信好友中一名大學生休學炒鞋,起初時常發朋友圈“大學生休學創業怎么看”,過了兩個月,被騙兩百多萬后,發朋友圈說,“大家別逼我了,我不想活了?!?/P>

炒鞋市場的亂象引發監管部門關注。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下發簡報,提醒機構警惕炒鞋熱潮,防范金融風險。簡報將炒鞋平臺定義為“擊鼓傳花式資本游戲”。

截至目前,各個球鞋轉賣平臺,已將“閃購”、K線圖、漲跌幅、預售券等功能陸續下架。

■ 專家觀點

炒鞋本質上就是在玩擊鼓傳花的游戲

長江案例中心楊燕主任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提到,“炒”這個行為在市場中很常見,一旦這個行為主宰和操縱了市場交易,那么價格本身就會逐漸偏離標的的內在價值或反映真實的供需平衡點,形成價格泡沫。

楊燕主任提出,炒鞋風潮背后有它的形成機制:在品牌的運作下,一級市場造成商品的稀缺感;諸如“毒APP”,“nice”等平臺的撮合下,二級市場的價格競爭,這些稀缺商品的價格又被進一步推高;在價格波動中,引來一部分炒鞋玩家參與進來。

此外,平臺引入的各類“證券化”的“創新”服務,譬如“期貨化”的寄存服務、“期權化”的預售轉寄服務,以及“杠桿化”的消貸服務,這些舉措降低了炒鞋玩家的資金門檻和交易成本,大大地提高了炒鞋“效率”,在監管的缺位下,大量的杠桿資金涌入市場,通過控制“貨源”,制造“稀缺”,不斷推高價格,吸引更多玩家入場高價接貨,從中套利,而因“證券化”后無需實物交割,平臺也可以“無中生有”自作莊家來牟取暴利。

楊燕認為,球鞋交易規模較小,在缺失監管的情況下,易被資本輕易操控價格,且市場上假貨、次品泛濫,交易雙方也難于鑒定真假、評定質量,這使得球鞋的“證券化”基本只是追逐外形,不過是投機套利的工具罷了。這種易被莊家或玩家操縱的交易市場,本質上就是在玩擊鼓傳花的游戲,一旦價格泡沫被戳破,當這些大資本、莊家收割韭菜的時候,結局必是一地雞毛。(記者 左燕燕)

 

 

 

 



責任編輯:cprpu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彩票3d有什么技巧]

河北省企業風險防范促進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1028489號 公安備案13010202001484號
Copyright2000-2012 郵件:[email protected]